杂技技巧的难度是有极限的,我们看杂技的人往往被杂技演员的技巧惊讶不已,我们要说的就是杂技技巧的难度有极限,并非永无止境。人体功能有定的极限,所以杂技技巧发展到定高度就很难上升了。比如手技《抛球》,般抛个球已是很高水平,再增加个球,用年年的功夫苦练,也不定能攻克。但是杂技健儿中,独多攀登的勇士,各杂技团的学员班,也在加强基本功练习的基础上,不断提高着技巧,使形体运动类有了极大的进步。比如在安徽杂技团老艺人曹鹏飞的培养下,《杠子》节目发展了"腾空百度抓扛出杠回环抓杠腾空分腿抓杠"等两秒种之内完成的高难动作。气势磅礴的《大武术》,即古代的叠罗汉,表演人数由人至人之间,是杂技晚会中人数多的节目。它糅合了跟斗倒立窜跳力技柔术等技巧,其中"牌楼大桥人戳"等显示了健美和力量。后来发展到演员能站在两个人用手搭成的"桥子"上表演转体跟斗百度跟斗等技巧惊人的"抬桥子"。